燕赵财险闹乌龙 更正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的认可资产等数据

2019-09-11   作者: 58新财经   来源: 网络整理

8月6日,已经发布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燕赵财险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网站发布了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更正版。

8月6日,已经发布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燕赵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燕赵财险)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网站发布了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更正版。

对比此前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版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主要变动在实际资本方面。此前燕赵财险发布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的实际资本居然将一季度末的数据复制过来了,忘了更新最新数据,更正版发布后才真实披露了燕赵财险二季度末的实际资本。

更正实际资本

作为河北省唐山市第一家全国性法人保险机构,燕赵财险成立于2013年,主要经营业务范围为全国范围内的机动车保险,包括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商业保险;企业/家庭财产保险及工程保险(特殊风险保险除外);责任保险;船舶/货运保险;短期健康/意外伤害保险;上述业务的再保险业务;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的保险资金运用业务等。

但是这样一个成立多年的“老司机”也有“翻船”的时候,近期燕赵财险就在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上闹了乌龙。7月26日,燕赵财险发布了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报告显示,截止二季度末,燕赵财险认可资产为24.31亿元,认可负债12.68亿元,实际资本11.62亿元,核心一级资本11.62亿元。数据看起来合情合理,但是这个数据却跟燕赵财险一季度披露的数据重合了,难道是二季度燕赵财险的认可资本等数据都没发生变化?答案显然是否定。

8月6日,燕赵财险再次发布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这次发布的是更正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燕赵财险更新了实际资本等数据。最新的偿付能力数据显示,截止二季度末,燕赵财险的认可资产为24.15亿元,认可负债12.21亿元,实际资本11.94亿元,核心一级资本11.94亿元。

险企在数据上闹乌龙不是首次,此前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发布时,也有险企在上报数据的时间、数据发布等方面闹过乌龙,甚至有险企因为忙碌延迟上报偿付能力数据报告,而被原保监会将风险评级降为C类的。

以原来的信达财险(现在是国任财险)为例,此前信达财险因流动性风险填报人员数据报送口径理解有误,在优质流动资产计算口径、筹资现金流测算口径存在偏差,导致计算结果显示流动性风险低于100%,但经后期查实与修正,一季度两项压力测试情景的流动性覆盖率均高于200%,不存在流动性风险。可是这一失误,却导致信达财险的风险评级被降为了C类。

人事变动频繁

除却数据问题,燕赵财险的人事变动也十分受关注。2018年10月31日,燕赵财险原董事长甘中达退休离任,选举王素平为董事、拟任董事长。同时,2018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和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均出现了王素平个人信息,并称其任职资格正在核准中。但是到了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发布时,王素平的名字却消失了,也并没有出现新的拟任董事长人选。

燕赵财险这种反复人事变动的状况并非是首次,燕赵财险拟任总精算师人选亦多次更换。2018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燕赵财险首次披露总精算师人选,由张永建拟任。仅隔3个月,2018年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拟任总精算师由张永建变更为林海。2019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燕赵财险拟任总精算师再次由林海变更回张永建。

在人事变动的同时,燕赵财险的经营问题也备受关注。自有数据可查的2015至2018年底,燕赵财险一直为亏损状态,累计亏损8.37亿元,不过净亏损额在逐年下降。具体而言,2015年净亏损0.6亿元;2016年净亏损3.29亿元;2017年净亏损2.64亿元;2018年净亏损1.84亿元。

与此同时,2019年5月,银保监会发布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称,2018年银保监会对燕赵财险进行了公司治理现场评估,发现存在多项违法违规事实。具体包括股东股权、公司章程及“三会一层”运作、关联交易管理、内部审计、考核激励、发展规划、合规与内控管理、信息披露共八个方面内容。

其中,公司章程及“三会一层”运作方面涉及问题多达17项,涵盖董事会任期届满,公司未按照监管规定完成董事会换届;部分关键岗位空缺一年以上;董事会成员中没有法律方面的专业人士等。针对上述问题,银保监会方面要求燕赵财险立即整改。

  • 责编:58新财经